江西福彩网

                                                              来源:江西福彩网
                                                              发稿时间:2020-07-01 00:01:43

                                                              香港社会比较关注有关犯罪案件的执法权和管辖权问题,请问驻港国安公署是否属于基本法第22条规定的中央各部门在香港设立的机构?依照香港国安法第60条规定,其执行执行职务的行为不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管辖,对此如何理解?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中央驻港国安公署在香港如何执法,是否会将犯罪嫌疑人送到内地审判?是根据香港国安法还是内地法律审判?谢谢。

                                                              各位传媒朋友、各位香港市民:

                                                              最后一点,有权力、有组织架构,仍然需要有人手去做,要有经费。香港国安法保障了我们做国家安全工作的经费,所有有关经费和人员编制,经行政长官批准后,由财政司司长从一般收入帐目拨出,不受现行法律规管。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被赋予一个如此重要的任务,获得中央的高度信任,做的是一件如此严肃和对整个国家、对十四亿人民、对于香港居民的日常生活、他们在这里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事,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达致立法的目的,希望能够完善“一国两制”这个制度的体系,令香港可以长治久安。中新网重庆7月1日电 记者1日从重庆市应急管理局获悉,受暴雨影响,重庆S0101三环高速公路綦万段通惠往万盛方向K16+400M段发生山体滑坡,导致双向交通中断,幸无人员和车辆被困。

                                                              它毕竟是一条全国性法律,涉及的是整个国家的安全,在进行工作中,特区的架构,包括由我担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或我们的执行机构,也需要跟中央的相关机构保持密切联络和通力合作,就此,法律上的设计是中央会指派一位国家安全顾问列席于由我担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及提供意见,而在香港会成立的一个驻港国家安全公署亦会和委员会协调,在工作层面会和我们的执行机关分享消息或互相通报。在一些极少的特定情形下,中央要保留有管辖权力;这条法律的解释权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

                                                              香港国安法第60条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及其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不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这句话的含义很清楚,就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行政、立法、司法机构对驻港国安公署及其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不能管,这是保障国安公署依法履行职责的需要。因为驻港国安公署行使的权力已经超出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权的范畴,而且它执行职务的行为,查办的许多案件都涉及国家秘密,所以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的机构不能管辖,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这个规定也参照了香港驻军法的有关规定和国际上的一些做法。大家知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中央派驻香港特区的机构原来有三家,香港中联办、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驻军。驻军法已经有这方面的规定,当然随着驻港国安公署的成立,中央驻港机构有了第四家。从美国的情况看,美国有联邦和州两套司法体系,有的事情,州也是管不着的。当然这个话的意思不是说将来驻港国安公署就是“无王管”了,国安法本身对驻港国安公署履行职责的程序、监督机制都有一套比较严格的规定。

                                                              7月1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和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张晓明介绍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这四方面有待改善的工作令香港出现了一些危机、一些风险,尤其是当有一些本地激进分子、有一些反政府思维不断地传播,亦有一些外部势力,形成了一些张力令香港社会会一触即发。自去年六月,我们看到香港发生的暴乱,可能就是这一种一触即发的现象。中央当然亦因为看到自从去年六月在香港发生的暴乱而觉得需要出手。

                                                              第三方面当然是要有执行能力,法律亦赋予了执行机关,特别是警务处,在执行有关国家安全工作时,除了可以援引今天香港法律里处理严重罪行的权力外,亦有一些其他方面的措施和权力,稍后保安局局长相信可以补充。它依靠的仍然是律政司按《基本法》下不受干预的检控,然后交给香港的各级法院审理。有一个概念是“指定法官”,早前我已经在某个场合跟大家解释过,这“指定法官”由行政长官来指定,法律亦让我可以征询终审法院的首席法官,而且我的指定只是将这些各级法院的法官,即适合审理这些国家安全案件的法官放入一个法官名单,有案件、个案时,指定由谁去审这个个案,也是由司法机构作出。

                                                              中央有权力也有责任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维护国家安全,这是一个大道理,是我们考虑所有具体问题时候的一个基本出发点。香港国安法规定,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的机构,这个机构的名称在国安法里作了规定,就是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公署,我们简称“驻港国安公署”。这个机构是依据上个月全国人大的决定和刚刚通过的香港国安法设立的,而且从名称上就听得出来,它是中央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所以它不同于你刚才所提到的基本法第22条规定的“中央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派驻香港的机构”,这两者不是一回事。